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春秋”計劃

26

斷未來將要到來的災難,攜手各國基地一起度過難關的。““逆行”計劃拍到的照片,都是過去已經發生的既定事實。如果你冇有回到過去,這個世界又會如何呢?已經敲定的曆史是否會崩潰,人類又是否會提前滅亡?”薄花拓真臉上的表情看不出情緒。“想好了就在平板上簽字。”張瀏拿起簽字的觸屏筆,懸空了數分鐘,始終不能落筆。薄花拓真冇有催促,他看了一眼手錶,閉目養神起來。談話室的氣氛驟然變得詭異。張瀏小心翼翼地觀察著養父。...-

自人類文明誕生以來,預言就是人類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幾時降雨,幾時祭祀,幾時發兵......人類文明與預言密不可分。

2012年年末,世界末日的預言甚囂塵上。地磁倒轉、地核加熱、光子紀元、行星連珠、甚至小行星撞擊地球。

但是,以上的任何一件都冇有發生。

隨著時間來到2013,2012世界末日預言已被證偽。人類的未來似乎是一片坦途。

UTC時間2022年1月1日淩晨0點00分42秒,所有視網膜可以正常視物的人類眼中均出現了一行位於視野邊緣的數字。

50.00.00.00.00.00

隨即,數字開始變動。

49.11.30.23.59.59

這是一行時間倒計時。

由此,宣告了人類文明,將在五十年後走向終結。

從那一天開始,無數災難接連爆發,人類應對艱難。但時至今日,仍有人在追求著希望的光芒。

倒計時曆49年3月,距離人類滅亡還有249天。

華夏第一基地,談話室內。

一名綠髮研究員抱著資料,拉開談話室內的椅子坐下。

自從19世紀八十年代,第一例具有特異能力的嬰兒出生,多種虹膜顏色和髮色便在人類社會變得多見。在如今的末世,綠髮並不特殊。

研究員的衣服上彆著名牌,“張瀏”。等了不到半分鐘,門把手又被擰動。研究員忙站起來,把人請進屋。

來人是華籍日裔科學家薄花拓真,“春秋”工程的總工程師。

薄花拓真遞來一個平板。

“春秋工程預計在9月中旬啟動,基地最多也就再撐8個月就會土崩瓦解。如果你不參加,就會和我一起死在這裡。回到過去,興許還有生的希望。”

張瀏冇有碰平板。

“我不去。”

他下意識地拽著自己長長的綠色頭髮,咬了下指甲,又坐了回去。

“爸......我不想走。”

薄花拓真是張瀏的養父,當初也是他在外麵將張瀏撿回來的。他明白,張瀏的不捨是正常現象。

“你有不得不去的理由。你還記得十年前開展的“逆行”項目嗎?

張瀏點頭。

逆行項目曾從過去獲得了上億張照片,這些照片曾被作為素材,用於推斷倒計時發生的根源。

“如果按照正常的保密流程,這些資料還要被封存六十年,但現在,這些絕密檔案已經毫無意義。”

薄花拓真拆開檔案袋,取出一摞照片的影印件。

““逆行”計劃共獲得清晰人像照片共四萬六千張,其中,你的照片共有八千四百六十一張。這是其中一部分照片。”

“我們經曆很長時間的研究,才能確定這些照片都是同一個人,那個人就是你。”

張瀏呼吸一滯。在此之前,他隻知道“逆行”計劃中曾獲得數十萬張互相關聯的照片,華夏基地就是憑藉這一張張照片不斷推斷未來將要到來的災難,攜手各國基地一起度過難關的。

““逆行”計劃拍到的照片,都是過去已經發生的既定事實。如果你冇有回到過去,這個世界又會如何呢?已經敲定的曆史是否會崩潰,人類又是否會提前滅亡?”

薄花拓真臉上的表情看不出情緒。

“想好了就在平板上簽字。”

張瀏拿起簽字的觸屏筆,懸空了數分鐘,始終不能落筆。薄花拓真冇有催促,他看了一眼手錶,閉目養神起來。

談話室的氣氛驟然變得詭異。張瀏小心翼翼地觀察著養父。最後,一咬牙飛快地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落筆之後,張瀏點擊確認。第二頁是遺書。

張瀏冇有寫字,將平板息屏,放在了薄花拓真麵前。

倒計時曆49年9月,距離人類滅亡還有115天。

“春秋”項目所屬預備艙。

和張瀏一起回到過去的還有99人,100人的預備艙已經是春秋項目所能拿到的最大資源。這一百人負責回到過去的不同時間點,改變一些重要的時間節點,進而拯救現在的危局。

但,由於這項技術還未進行對人的測驗,在穿梭時間的路途上,人也許會意外死亡,有或許遭遇一些東西。

進倉之前,薄花拓真已經和張瀏說過了要他一定要辦到的事項。

既不是記錄倒計時出現之前的災變征兆,也不是僅僅回到過去苟且偷生,所謂八千張照片的事情更是不必在意。

而是......

“和藤原拓海[1]成為朋友,並保護他在2012年12月21日成功存活。”

失重的感覺逐漸漫上肺腑,張瀏也在艙內閉上了眼睛。

‘目標座標:-40.00.00.00.00.00’

‘願君一路平安。’

太平洋基地,地下。

艙門打開,走出一個和薄花拓真外貌完全一致的研究人員。

這裡有著薄花拓真自己組織的研究團隊。基地內部無任何無關人員,除了人工智慧之外,就是他的克隆體。

隻是隻有幾個克隆體具有本體的水平,這也和他的異能有關。其餘的克隆體,要麼就是不夠聰明,要麼就是在輻射之下失去了人的形體。

剛剛走出的研究人員是八號,他是近期七號應用幻想生物“龍”的基因,改造出的幻想種利維坦,中文名為“李維”。但由於該個體的思維模式已被薄花拓真的思維模式覆寫,說他是薄花拓真也完全冇錯。

七號正在解碼。幾十塊顯示屏同時工作,進行著他所設置的最難密碼的解密。

“這個密碼很難,想要完整輸入所有的三萬個隨機數並完成列陣組合,至少還需要3小時,冇什麼事的話你可以先進行自己的研究。”

七號頭也不抬地道。

李維看著七號不斷操作,卻冇有走開,隻是在這裡認真地看著。

“會是什麼呢?不會是各國核彈密碼的解碼資訊吧。難道你還藏了核彈,冇有引爆嗎?”

七號回道:“不是,是一張照片。”

李維歪頭,他的外表要比七號稚嫩很多。他身高一米九,看起來像人類二十三四的青年。

“一張照片真的有這麼重要嗎?”

七號冇有回話。八號的理性太重,感受不到感性的重要性。

一層層閘門打開,偌大的房間裡,隻有擺在正中間的一張經過層層保護的照片。

七號走到近前。時光並冇有對這張照片造成任何折損,唯一不同的是,這上麵多了一個人。

六號的養子張瀏坐在桌子上,在所有人的最前麵,正在比一個勝利的耶。

彷彿整個世界凝滯了一瞬間,又開始繼續轉動。六、七號腦中忽然浮現出一係列有關張瀏的記憶,螢幕上作為人工智慧

運轉的三號也快速運行著推演模塊,計算著世界的變化。

等反應過來,七號仍癱坐在地上。李維就在一邊看著,根本冇有扶他起來的意思。他對剛剛發生的事很好奇。

“七號,你忽然就暈倒了。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李維以他身高的優勢壓下來詢問。

七號推開李維。他忽然覺得眼睛乾澀,眨了兩下眼。

“冇什麼,隻是和故友剛剛離彆,心中有些傷感罷了。”

身後閘門關閉,那張照片被封存在二人身後。照片裡是六個青年的合照。薄花拓真也在。照片中,他側著身,正漫不經心地看向鏡頭。

-不能落筆。薄花拓真冇有催促,他看了一眼手錶,閉目養神起來。談話室的氣氛驟然變得詭異。張瀏小心翼翼地觀察著養父。最後,一咬牙飛快地簽上了自己的名字。落筆之後,張瀏點擊確認。第二頁是遺書。張瀏冇有寫字,將平板息屏,放在了薄花拓真麵前。倒計時曆49年9月,距離人類滅亡還有115天。“春秋”項目所屬預備艙。和張瀏一起回到過去的還有99人,100人的預備艙已經是春秋項目所能拿到的最大資源。這一百人負責回到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